光明故。

私人博客,热爱吃饭。

人不如故。

大家好我陆汉三又回来了!

头一次摸了个眼总,get到了老王的美![并没有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为什么要画一个身高差那么大的图…

盘点联盟那些奇奇怪怪的联盟组合

不谈人生不撕逼,

认真你就输了。

————————————————————

残联

王杰希[眼残]
喻文州[手残]
孙    翔[脑残]
周泽楷[嘴残]
张佳乐[幸运残]
孙哲平[真残]

垃圾话

叶    修[胜在质]
黄少天[胜在量]
魏    琛[赢在猥琐]

不一样的眼睛

王杰希[外形奇特]
方    锐[自带特效]

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张佳乐[我爱花]
王杰希[我爱草]
黄少天[我爱大树]
叶    修[我爱树叶]

有钱有身材

韩文清[我有钱包我有钱包脸]
孙哲平[我是土豪狂剑就是帅]

心地善良善解人意

王杰希[我爱微草的孩子们]
许博远[大神我求你消停点]
乔一帆[前辈渴吗来喝点水]

没头脑和不高兴

孙翔[你才没脑]
唐昊[哼]

联盟八卦组

联盟的姑娘们
联盟的奶[除了张新杰]
联盟的黄少天

有钱任性有背景

叶修[我有弟弟我有爸]
唐柔[当网管体验人生]
义斩[我们一共五个人]

打脸二人组

潘    林[啪]
李艺博[啪]

————————————————————

啊,有空试试画一下组合套图就好了。

占位占位占位占位占位!!!!

少天要过生日了死都要干出生贺!!!!!


_(:3_∠)_怪不得都说一入剑三深似海,真的是一上手除了游戏什么都不想干了耶…


考后复健什么的等等再说好了:D[x


[喻黄]手残向话唠告白了

刷个段子证明我还活着。


并没有不好好学习!


吃啥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得有黄少天!!!


————————


喻文州:少天我喜欢你,做我对象呗。


黄少天: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喻文州:我。


黄少天: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喻文州:你。


————————


理解万岁。


荣耀男子高中教师办公室

抱歉各位刚刚发现之前发过的题目有错字

新年快被逼成处女座_(:_

来我们接着看故事


我们经常会遇见半命题。


比如,


这是个______的故事。


————————


   潘林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兢兢业业的好老师。

   在他看来就算自己气场没有学生足思维没有学生快,这也依旧掩饰不了自己是个光辉灿烂的好老师的事实。


  于是今天,下课铃一响。光辉灿烂的好老师潘林拎着包就朝办公室飞奔而去。

  就像受到了惊吓一样。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嘲讽就是这么打脸就是让光辉灿烂的好老师潘林不好意思。


   因为他真的是被吓坏了。


  然而惊喜往往不只有一个。


  当他推开门,他恍恍惚惚好像看到自己在位子上红红火火的趴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谁。

  为了市容市貌脸上还打着马赛克。


  潘林小小的疑惑了一下,然后他从包里扒拉出一支笔,准备学习一下鲁迅老先生。

  然后他握着笔壮着胆子蹑手蹑脚的走上前。

“咦?李艺博老师?”


   两个老师恢复了正常的画风已经是一个广告时段之后的事情了。

   潘林和李艺博是坐在两个相邻的位置上的。 潘林把李艺博收拾收拾扔回他的座位上然后看着李艺博安静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泡了壶茶,安静的给他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然后看他安静的把椅子朝自己的方向转了过去。

  潘林:……?


  茶叶在壶里里上下翻滚,沸水氤氲出的蒸汽在两人之间慢慢蒸腾,扩散,直至模糊了彼此的视线。 潘林端着杯子有些不知所措,他怔怔的看着对面的李艺博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教师办公室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然而他们却都没有说话。在这片空间里只有空气中的尘埃,扩散的水汽宣告着时间并没有停止流逝。

  潘林不知道李艺博要干什么只好在心里希望对方能够率先打破这压抑而尴尬的沉默。

  然后他如愿以偿的听见李艺博深情的张口对他说了句话。


   “妈的!”李艺博愤怒的扬起手臂用力的把手里的杯子砸在地上“A班这都哪儿来的奇葩!老子不想干了!”


  话也就这么说说,真要是不干了也得冯校长点头同意才行。

  当然,李艺博还没有傻到说不干就不干放这不算少的工资到处跑的土豪程度。

  他顶多就是看着被他摔碎的茶杯不心疼的哭出来的程度。


  “A班怎么了?”潘林喝了口茶好奇的问,他不信A班成绩这么好还能残忍静默的把李艺博搞得满目萧然生无可恋失去人生的价值意义彻底迷失在黑暗里。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李艺博中肯的评价了一下后重新倒了杯茶豪迈的喝了一口开始讲述他血与泪的奋斗历史。

  潘林一边喝茶一边听他叨叨叨,说的无外乎就是黄少天无论那节课话都多不停,叶修不听课还能嘲讽他讲课有误区挑错打他脸,喻文州语文作文总写不完,包荣兴上课总跑偏。说到最后连什么魏琛上课脱鞋吃泡面,苏沐秋翘课找妹妹都出来了。

 

  我和他比这也不是很苦逼嘛。终于找到和自己一样苦逼战友的光辉灿烂的好老师潘林瞅着李艺博终于说累了然后喝了口茶。


  “你都不知道叶修这家伙多过分,我昨天跟他说你要是不愿意听你就不听你让别人听虽然别人也不怎么听。结果他和我说你讲的没意思错的还不少本来就可以不听还不如放大家自习然后今天就领着一个班出去打荣耀。我今天去上课班里一个人都没有!”李艺博愤世嫉俗。“妈的我荣耀等级还没我一班学生高他们居然不带我!”

  “……但是学生在你却管不了的痛你不懂!”潘林作为一个兢兢业业光辉灿烂的好老师到底还是比较靠谱。他不仅扭正了身份没跟着跑偏而且终于找到发泄情感的出口。于是他先是给自己点了个赞然后朝李艺博抱不平“你知道检查作业的时候韩文清会带头站起来朝你发出范围威慑大范围广的震慑技能的伤害值有多大吗!简直吓哭我!”

  “……哦怪不得你今天进来的时候吓成那样。”李艺博一脸我看到了我明白了即使晚了一点不过也无所谓了的表情回答了潘林。

   虽然重点不对。

“卧槽按剧本你不是应该都眩晕了不是不该看到的吗!”潘林不服这个设定。

  “没关系反正以前我教韩文清的时候我也总这样。”李艺博顿时换成了成了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拍着潘林的肩膀安慰着。“至少张新杰还是写了不是吗。”

  “……”卧槽说的居然这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潘林看着李艺博顿时心里百感交集。


   两个老师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从叶修不听课也能考了连续三次年级第一但是张佳乐努力学习却考了四次年级第二简直没天理到全年级都出名完全相反的A班的黄少天B班的周泽楷技能点分配不均严重抗议到王杰希非主流的全明星学生照片只有个侧脸的奇葩事件。俩人一边吐槽一边寻找共同语言,即使翻出的黑历史无非就是你被打脸我被打脸你我一起被打脸但是我们依旧乐此不疲坚持工作简直就是业界良心。到最后找到俩人互相被感动的痛哭流涕嗷嗷叫着扑向对方的怀抱用力拍着对方的后背,感慨你简直就是我的知己你一定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小天翔。整个场面感人肺腑潸然泪下惨不忍睹…太美我们还是别看。


 

   潘林和李艺博在教室办公室里侃侃而谈,叶修听着黄少天在教室办公室外面侃侃而谈。


   “好了老叶!”黄少天严肃的朝着叶修说“既然我们已经走到这里了那么我们也应该讨论讨论战术了…你能不能认真的听我说话啊我说!”

   听你说话还认真的那是傻逼。叶修一脸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在心里吐了个槽然后挖了挖耳朵满不在乎的说“我一个能打他五十个,要什么战术。”

“严肃点老叶!我们现在是来找老师谈人生认知的,不是打荣耀!”

“行啊,那请剑圣大大赐教。”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没理叶修,继续趴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要说叶修黄少天为什么在这。

  其实就是A班集体上网回来之后,班里有人不放心,怕老师找家长,希望叶修出头和李艺博说说。

  毕竟叶修再怎么说也是个班长。

  还是个领着全班出去上网的班长。


   所以当叶修听班里人这么说的时候,他叼着个棒棒糖看了看全班除了找妹妹的苏沐秋其他都回来的不满道“等着吧,回来一人一份三千字检讨书。”

   班里顿时一片哀嚎声。


  “少天跟着去吧。”喻文州慢条斯理的抹着护手霜头不抬眼不睁的打断了班里的哀嚎声。

   “为啥啊!!!”黄少天问。

  “质量和数量我们都占优势,这样一定能赢就不用写了。”

 

   “……其实是喻文州写不完才这么干的吧?”方锐暗搓搓的跑过去小声问李轩。

  “我看像。”李轩点点头“就他那手速,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所以服从命令的黄少天就这么跟着叶修来到了教室办公室门口。



“所以说老叶啊我觉得就算你再心脏我们至少要对一对话这样我们才能保证他们无论说什么我们都可以进行有力的回击!”黄少天说着比划了一下拳头“我自认为我一个人虽然可以在语言的数量上让他们领略一下什么叫做语言的力量但是要说到嘲讽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还真是比不了!”

  “……行了你闭嘴。”叶修说着从兜里翻出了一根棒棒糖,他把糖纸一撕直接往黄少天嘴里就是一塞,及时有效的制止了黄少天荼毒队友的行为。“来叼着啊,别说话。”

  “这糖怎么是草莓味的?”黄少天疑惑的把糖拿出来看看然后又疑惑看看叶修“老叶你怎么这么有少女心啊我咋不知道?”

“沐秋给沐橙买的,沐橙说她减肥不吃,沐秋就给我了。”叶修平淡的说。

  黄少天立刻脑洞了一下苏沐秋送糖被拒的样子,张嘴就想大笑苏沐秋这个死妹控该哈哈哈哈。叶修一看立刻预判了黄少天的行为眼疾手快把黄少天搂过来紧紧的捂住他的嘴。

  “你消停的不行啊。”叶修无奈。

  “老叶你太紧张啦。”黄少天把叶修的手扒拉下去继续叼着棒棒糖走到门边悄悄扒了个缝“来先看看再说吧。”


   叶修和黄少天趴着门缝朝里瞅。 瞅到了被感动的一脸泪的潘林李艺博。


  “兄弟!!!”李艺博张开双臂朝潘林扑过去拥抱,潘林感慨的接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

   然而叶修黄少天却没理解上去这可歌可泣的战友情。


  “他俩在这儿干啥呢?”黄少天一脸我没看懂剧情我是不是错过了一集的表情困惑的看向叶修。

  “你先闭嘴,再看看不就知道了。”叶修淡定。


   “今天下班我请你吃大盘鸡吧!!!”李艺博在叶修黄少天交换意见的时候这么感慨的说。

  “好啊!!!”潘林高兴的答应了。


  而门口的俩人,因为黄少天的那么一句话开头只听见里面说的话的最后俩字。

  以及潘林答应了。


   “……卧槽。”黄少天感觉自己不太好以至于只说了两个字。他反应了一下接着补充上去“卧槽卧槽卧槽老叶你打我一下,我总觉得我听错了!他俩这是要约炮???潘林居然答应了???”

  叶修用力打了黄少天一下来平复心情,他点点头沉痛的说“你没听错因为我也是这么听的,至少他俩应该没心情理咱俩了咱俩回去吧。”

  “嗷…”黄少天小声叫唤了一下“老叶你故意的吧你打人怎么这么疼!”

  “哥对于你的要求向来尽量满足。”叶修不以为意“走吧。”

  “等会儿。”黄少天翻兜找出了手机“我得把这照下来。”说着朝门缝里把里面俩紧紧抱在一起的俩班主任拍了下来。

“你照他俩干啥?”叶修问。

“给左宸锐!让他们上校报!”黄少天兴致勃勃的说“这么劲爆一定是头条,看起来稿费就不低!本剑圣马上就会又变成有钱人了!”

“怎么说?”叶修突然有点看不懂黄少天了,这货不是挺有钱的么。

“手机欠费停机了,我得充话费啊。”黄少天理直气壮。

   叶修“……。”


   于是第二天

   黄少天赚到了稿费。

   冯校长又买了一瓶速效救心丸。

   潘林和李艺博被取消了优秀教师评选。


    真是可喜可贺。


————————


办公室估计是高考前最后一篇,之后的故事等我回来再写!

感谢每一个喜欢这个故事的人!!

谢谢你们!!!

最后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

爱你们啦么么哒(。・ω・。)ノ♡


【喻文州生贺】心照不宣—黄少天篇

喻文州生日快乐!!爱的就是心脏这一款!!!


心照不宣是黄少天喻文州两个角度的两个短篇。


在这里特别感谢陪我任性不嫌我烦刷文州线生贺的好队长/


以及喻文州篇戳http://yly1010onlychun.lofter.com自行寻找/


——————————   




  黄少天浏览淘宝主页面一边叹息着撕开了一包薯片。   

   过两天就是喻文州生日了,但是他还没有想好要送喻文州什么礼物。

   妈蛋真是纠结啊,送点啥好呢。

  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像楚云秀,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还能看着淘宝皱着眉。于是他先鄙视了一下自己然后自暴自弃的面对现实,叼着薯片继续滑动着鼠标滑轮。

   至于为什么这么纠结,大概就是因为自己喜欢喻文州。

  而就是因为太喜欢所以才不知道该送点什么的心情,黄少天终于算是理解了。

  说起来他和喻文州从青训营就开始认识。虽然一开始还挺看不起这个吊车尾的手残,然而到后来他的光芒终是却不可遏止的照进了自己的世界。

   不卑不亢,冷静坚定。

   无论成败,这个人都一直朝自己的目标安然前行。

   虽然两人并称为蓝雨双核,但是黄少天却认为,如果没有喻文州的战术,大概自己的机会主义者的风格永远不能发挥的这么淋漓尽致。而每回看着喻文州用他不知道怎么琢磨出的战术把对手坑的体无完肤的时候,黄少天总觉得十分愉悦。    战术大师多炫酷!只可惜操作有硬伤。不然他俩的剑与诅咒早就成了最佳组合了。

    

   不过除了手残哪儿都好,黄少天哼着歌愉快的想。就算他手残心脏我也喜欢他。

 

   至于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喻文州?

   黄少天早就想不起来了。 反正现在就是喜欢喜欢喜欢。

  但是自己还没勇气告白。

  万一这这么久的好兄弟好朋友是个直的对自己不来电以后还怎么征战荣耀圈闪瞎全联盟。那还不如现在这么惯着自己呢。

  黄少天不敢的有理有据但是喜欢归喜欢,不敢归不敢。这礼物还真是难挑啊。


  怎么办呢?黄少天靠在椅子背上想。要不我送他一个白色的手表,趁机表白呢?但是职业选手大家都不太喜欢在手腕上带不轻的东西吧,啧还是算了吧。

   黄少天盯着电脑瞅了一晚上连个结果都没有,最后直到困的不行才上床睡觉。一个晚上做梦都是买啥买啥买啥送啥送啥送啥,导致第二天早上起来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黄少!?你怎么了!”卢瀚文瞅着地图里夜雨声烦在流云前面高技术走位中突然转了个圈,吓得整个人都看向了发生重大失误的黄少天。  

  “我没事儿!”黄少天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屏幕“就是没睡醒。瀚文你专注专注!能不能不关心这乱七八糟没用的,我告诉你你这得亏是训练,比赛的时候不能这样知道吗!”

  “可是队长说队友之间应该相互关心这样对团队气氛有利。”卢瀚文听着黄少天磨磨唧唧说的没完没了立刻把喻文州搬了出来和他抬杠。

  黄少天本来还有点困,一听着队长俩字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就精神了,立刻几句话岔开。

  两个剑客一边说着话一边训着练,最后把郑轩李远打了个够呛。

  好不容易训练完,黄少天摘了耳机吁了口气。 失误有点多,黄少天心里想着偷偷朝喻文州的方向飞快的看了一眼又飞快的收回视线。看着喻文州依旧瞅着屏幕不知道想什么的样子,黄少天估计这是不准备找自己谈话。

  还好还好。   

   如获大赦的黄少天急匆匆的跑回房间继续研究送喻文州什么生日礼物,折腾的又是一晚上没睡好。  

  

   简直就是恶性循环。


  第二天黄少天看着训练结束后的技术统计又看看喻文州,希望自己不要死的太惨。

  “少天你最近状态可不太好。”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说。  

  “啊……是。”黄少天低着头没看喻文州,一副乖乖认错的表情,努力争取从轻发落。  

   感受到喻文州只是叹了口气说“注意休息,下次注意。”之后,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回房间后终于松了口气。   

  没露馅吧,黄少天摸摸自己有点烫的脸有点紧张的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没出息了。 礼物还没挑完,日子可没几天了。黄少天你现在可是依旧是任重而道远不能消极怠工。  

  黄少天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就又回去趴在电脑前看淘宝了。但是却又觉得好像喻文州已经发现自己状态不对了。这可麻烦了,黄少天想。我得想个办法。  

  但是想来想去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决定顺其自然算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黄少天除了出席必要的训练和一些必须出场的会议,剩下的时间全都赖在寝室里刷淘宝。郑轩拉他出去吃饭他都不去。  


    只是有时候喻文州过来找自己说话的时候就麻烦了。找借口把人支走一次还行,但是次数多了黄少天都觉得自己都词穷了。   

   问题是还得挡住电脑屏幕,光是想想做好这两点喻文州一点不怀疑的离开黄少天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可是喻文州啊,联盟里心脏的首屈一指无与伦比的家伙。  


  “这都是个什么事啊。”撵走了喻文州的黄少天独自一人在寝室里朝着电脑不停的说“队长就不能矜持一点吗!不知道蓝雨的王牌荣耀的剑圣目前面对的可是世纪性的难题吗!这要是搞漏了以后我还混不混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离10号可就剩两天了。黄少天苦恼的抬头看看日历。礼物还没挑出来,就算挑出来离得远的估计也邮不来。要不干脆直接出去买得了,黄少天想,就算被人认出来我也认了。  

  但是买东西也总得有个目标。至少脚盆和白衬衫算是不用想了,粉丝送来的都快够开店了。   

  想不出个所以然的黄少天悲愤的关了电脑心想我还是睡觉吧。  


  第二天晚上坐在电脑前的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有两天。  

  还不知道送啥。  

  妈蛋他现在一点都不想挑礼物他现在都想直接冲到喻文州面前问他把我送你你要不要。   


  但是也就这么想想,黄少天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扒拉着鼠标。要是他敢这么做他早就这么做了。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一条一条的消息,然后无意看到了屏幕右下角的时间。  

  卧槽,十二点了!?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坐起身子朝隔壁喻文州住的地方走过去,他在门口朝里看了看,喻文州果然还没有回来。  

 

  喻文州因为手速的原因没少在训练和战术设计上下功夫,通常每天晚上都要给自己加训一段时间,所以就会比其他人回来的要晚。而当喻文州挑起队长的责任之后做的战术分析就更加详细回来的时候也就更晚。黄少天打心底的心疼这么努力的喻文州,所以闲下来的时候通常会帮喻文州热一杯牛奶。黄少天看了看今天依旧喻文州没回来显得空荡荡的寝室,走了进去拿了那个喻文州常用的杯子出来,过了一会儿又拿着这个杯子进去。   

  黄少天把装着热牛奶的杯子放在喻文州床边的小柜上又满意的看了看,心想自己真是好男友,这么好的副队去哪儿找。   

  做完这些的黄少天把喻文州寝室的门关好然后跑回自己的房间关了灯拉了窗帘伪装成一副自己睡着了别来叫我的样子继续刷淘宝。   

  然而没刷多久之后他就听见有人叫他  

“少天还没睡?”   



  这谁啊声音咋这么熟?黄少天扭头朝门那边看过去然后他被吓了一跳。  

  靠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我没听见他敲门等等我没有关门么?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现在他门口心中闪过无数问题不过他的嘴回答的还是很快。

  “啊队长你回来啦,我就看点东西已经看完了马上准备关电脑。队长我刚给你泡了杯牛奶放在你的床头柜上了你记得喝。”一边说着一边爆了个手速关掉浏览器顺带清除记录并且按下电脑的关机键。   

  “嗯,少天晚安。”他听见喻文州没问其他的话至于其他什么的黄少天压根也没去想,这时候他除了睡觉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黄少天故意打了个呵欠,朝床上走去。  

“队长晚安。”他对喻文州说。  

“晚安少天。”他听见喻文州对自己说。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黄少天就意识到了明天似乎就是10号的巨大问题。   

  黄少天一个机灵就从床上弹起来,翻出手机大爆手速把列表队里除了喻文州一个人弹了一遍让他们早点到训练室有事找。   


  郑轩压力山大的回复了黄少天“黄少啥事啊?”  

  黄少天也不含糊“给队长挑礼物!!!压力山大!我想了快一个礼拜都想不到该送什么你们快帮我想想!”   

  口头禅都被抢了的郑轩只好“……”  


   等人都到齐训练室,黄少天连个小圆桌会议都来不及开直接就挨个采访意见。 蓝雨队友不愧是好队友挨个把自己淘宝里收藏给黄少天扒拉出来让他看怎么样,但是黄少天左看右看就是不满意。一帮人吵吵闹闹把黄少天围了起来有说礼物还有起哄的,许景熙特干脆直接说“黄少你简直对队长是真爱你们干脆在一起算了。”黄少天听了心想他本来就是我真爱但是嘴上什么都没说就简单让他别废话快帮挑礼物。 直到卢瀚文回头瞅着喻文州进来然后通报了这一群人大家才散开。   

  黄少天立刻把淘宝页面关了刷卡登录训练。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暴露了,都不好意思直接看喻文州什么态度了,而喻文州看没看自己怎么看自己黄少天也不想知道了,他现在就想把脑袋塞进显示器里真人进去刷网游。     


   十号零点一到黄少天就开始带头给喻文州刷祝福。  

  只要是黄少天在的地方都被密密麻麻的文字刷了屏,说的无外乎就是队长生日快乐什么的,其他人怎么看我管他啊,黄少天满意的看着自己的霸屏祝福心想自己简直就是副队业界良心。然后特难受的又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说请假出去。  


   大早上天刚亮,黄少天就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偷偷摸摸往外跑。  

  还好没人发现。走在马路上的黄少天松了口气。心里想着无论如何我得买点什么回去。

   然而等黄少天在外面晃荡了一天还两手空空的时候他终于领悟到有一句话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20:30。  

  赶不上他生日聚会了。黄少天叹了口气。然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买到,就这么回去真是不甘心啊。   

  自暴自弃的黄少天整了整墨镜口罩走进了一家西点店。

  他挑了一款生日蛋糕让老板快些做,自己则点了杯奶茶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等。   


   店里没有什么顾客,使得音箱里传出慵懒而绵长的曲调十分清晰。一个人往往会在音乐的催化下胡思乱想,使得整个人变得诚实而感伤。  

  黄少天也不例外。  

  他看着窗外深蓝的夜幕和夜幕下形色匆匆或是神采奕奕的行人发呆。然而却不知为何总能在这些陌生人身上看见自己和喻文州的影子。 他觉得自己和喻文州现在就像两颗黑夜里的星星,明明在别人眼里看起来离得那么近,然而彼此却相距几百亿个不可逾越的光年。  

  他自诩是全联盟最懂喻文州心思和习惯的人,然而这次在他生日的时候却又找不到能符合自己心意的礼物。  

  他承认自己喜欢喻文州,却又不敢和他告白。 白天喻文州给自己打电话自己还得到处找借口支支吾吾的仿佛联盟里话最多的不是自己一样。好不容易推脱掉,却又觉得失落。  

  这种小心翼翼却又患得患失心情他希望能够早些结束,但是越早结束就得越早面对更现实的问题。  

  真讽刺啊。黄少天想。   

  或许告白的话,还是算了吧,这样下去也挺好。  


  等到黄少天拎着写着喻文州名字的蛋糕到达蓝雨宿舍已经九点多了。    

 

  差点就被关在外面了,黄少天心有余悸。   

  他怀着一种十分复杂的心情现在喻文州门口在心里码着一会儿要说的话。 还没写完他就看见喻文州直接开门。  

  完了,截稿了,我还没写完呢。黄少天悲伤的想。  

 

“回来了。”他听到喻文州对他说,好像是在简单的陈述事实。   

  黄少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队长生日快乐!”黄少天把蛋糕捧着递给喻文州再一次自暴自弃直接先祝福然后紧张的看着喻文州自己直接说开争取宽大处理。“队长我不是故意的,我想了好久都不知道送什么礼物,今天又出去找了一天还是没找到合适的。不然队长告诉我你有什么想要还没有的,我明天补给你。”黄少天一口气说完耷拉着头一屁股在床边坐下。 他感觉到喻文州温和的揉了揉他的头发但是他依旧不好意思直视喻文州。然后他听见喻文州说“想要还没有的啊。”  


  完了,黄少天一听喻文州拉长声就知道自己算是逃不过了。不过他还能主动和自己说话这说明他原谅自己了吧!是吧!!一定是吧!!!黄少天突然还有点小兴奋。被坑就被坑吧,反正我还是有点钱的,他能高兴就行。黄少天抬头看着他欢快的说“对啊对啊,什么都可以。”  


“价值千万也可以?”他好像看到喻文州乐了一下。


    ……卧槽果然坑的价这么高!? 不过看开的黄少天已经无所谓了,他咬咬牙,真诚的说:“队长要的话,什么都行。”   


  “那…”喻文州迟疑了一下,黄少天倒吸一口气做好了一切心里准备,准备听听什么玩意儿这么贵。


  然后他听见喻文州缓缓的说了一句以至于让他错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过听过又心甘情愿的答应了他的话。  


  “我要身价千万的剑圣大大,不知少天愿不愿意送呢?”


           


荣耀男子高中走廊

要是觉得我没吃药的话,

……那我可能真的忘吃药了。


以及…

这就是个学校。


————————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乔一帆看着洒了一地的矿泉水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


  故事还得从校长冯宪君的一个决定开始说起。


  为了提高学校知名度,走上教育事业巅峰,出产高考状元。荣耀男子高中高三年级重新分了两个班。


  说白了就是把学霸均分到两个班让他们相爱相杀。


  乔一帆站在公告栏前看着分班名单心里十分复杂。

  虽然远离了大小眼班长姑且算是挺开心的但是离开了自己心爱的高英杰心里还是觉得难过。


  “一帆你……”高英杰看了看分班名单又扭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乔一帆,他心里仿佛有千言万语想传达给这个人然而却都横梗在喉咙间全部失去了声音。

  “嗯,我在A班。”乔一帆也看着他声音很低     “对不起,之后不能和你并肩学习了。”

  “一帆……我……”

  “没关系的英杰。”乔一帆抬起头朝他笑笑“只是隔壁班而已,我们还是在一起的,以后还是可以考同一所大学的。”


  还没等高英杰回话一个声音就打破了在这篇文章里唯一一个琼瑶片场。


  “就是就是。”方士谦搂着王杰希走过来“年轻人玩什么伤感,分班那不还是一样,中间就隔着一道墙,想了的话回来看看反正又不是很远。”

  “行了你别装。”叶修接话“现在小乔可是我们班的人了,你不许在这儿挑拨离间。我要把他带走了,老方记得帮我照顾好邱非。”


  叶修倒是没和方士谦客气,因为他真的是过来找乔一帆的。新分班需要大扫除所以他也就说了两句直接就要把乔一帆带走。


“来吧年轻人。”叶修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和你的朋友告个别然后我们回班大扫除,创造新天地。”


  乔一帆点点头,朝着高英杰微笑。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淡金色的光辉将两个人略单薄的身影勾勒的清晰,却又显得彼此格外坚定。

  “加油英杰。”

  “嗯,你也是,一帆。”


  “嗯……”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看着高英杰和乔一帆然后扭过头看了看方士谦“士谦。”

  “我在呢,怎么了?”方士谦愉快的回答。他就知道他的小班长情商不低一定会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对自己说点什么爱的誓言即使两人已经在一起挺长时间了但是他也不会觉得腻歪。于是他期待的看着王杰希。

  “咱们班负责打扫卫生的现在是谁啊?”王杰希说。

  “……张新杰吧。”方士谦看了看名单说着,他忽然觉得有点蛋疼。


  跟着叶修回到A班的乔一帆立刻就受到了了扑面而来风格迥异的世界观的冲击。


  苏沐秋站在桌子上理直气壮的指挥着几个正在忙的“各位同志速度快!我们打扫完教室好去接妹妹!”

  “去你的苏沐秋,有妹妹的只有你一个人好吧!”方锐抗议。

  “是的沐橙只是我的妹妹不是你们的妹妹!方锐好觉悟给你点赞!”苏沐秋夸道。

  “不管怎么说苏沐秋你能下来打扫卫生吗!”李轩拄着扫帚抬头看。

  “可以的!不过得等叶修回来!我们不能没有一个优秀的指挥!”苏沐秋依旧理直气壮。

  “……得了吧我一点都不想让叶修来指挥还不如苏沐秋呢。”李轩哭丧着脸跑去找吴羽策。

  李轩刚到吴羽策身边吴羽策就给他指了指门口“哎,叶修来了。”


  “哟,都忙着呢?”叶修环视教室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桌子上高高在上的苏沐秋“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叫我,什么事沐秋?”

  “其实也没什么。”苏沐秋从桌子上跳下“我赶时间接沐橙,他们挺期待你做指挥。”

  “哦那你去吧。”叶修了然的点点头“我来让他们如愿以偿。”


  像叶修这种有头脑还比较懒的人说实话还挺喜欢干这种事的毕竟不用亲自动手。虽然嘲讽技能点没少点但是效率还是出乎意料的高。一堆人风风火火的干了一会儿基本就收拾的差不多了。


  乔一帆得到了一个给饮水机灌水的任务。他刚刚准备把水桶倒扣在饮水机上,另一面包荣兴拿着一把拖布像开了疾驰飞一样的跑了过来,嘴里还大喊着流氓的攻击技能。


于是他准确无误的撞倒了乔一帆


和他手里的一桶水。


  乔一帆这么一个老实的好孩子看着洒了一地的矿泉水觉得心都要碎了。


  然而那面孙哲平拎着拖布大手一挥,“正好,带着矿泉水桶去拖走廊。”


  真是壕无人性。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人抱着一摞卷子回来的时候,走廊正好拖完了。大理石地面沾水之后特别干净漂亮光滑。

  黄少天一个心血来潮就小跑了两步冲过去打着滑进了班,喻文州倒是依旧缓慢稳妥的走着。

喻文州走到一半就又看到黄少天朝他滑了过来。

  “我去我们居然和叶修一个班!”黄少天吃惊的说。

  “是啊,分班名单就是这么写的。”喻文州笑。

  “天呐这个班一定很魔性我突然不想进去了班长我要在这儿玩一会儿你先进去好了。”黄少天看着这片干净光滑的地向喻文州征求意见。

喻文州点点头“小心点别摔了。”


  张佳乐在B班擦着黑板哼着歌,然后他就听见走廊里一声由远及近的yoooooooo开头然后就是神一样的一步两步一步两步在光滑的地面上摩擦摩擦好似魔鬼的步伐。

“卧槽这谁!!?”张佳乐拿着黑板擦和一盒粉笔走了出去准备好好收拾收拾这个混蛋,结果刚出门就看见了打滑玩的黄少天。

  “黄少天!干什么呢你?”

  “玩着呢。“黄少天在光滑的地面上转了个圈说”我觉得这还挺有意思的你要不要来试试啊不过我说张佳乐你分班都是B班还能不能好了啊果然是幸运E啊说起来你是不是容易摔跟斗啊要不你还是算了吧。”

  “卧槽你闭嘴!”张佳乐愤怒的向敌人展开自己引以为傲的百花式打法。然而黄少天左躲右闪根本没有几个粉笔头能打的到。


等王杰希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张佳乐扔了一地的粉笔头,然而黄少天还远远的站在另一头,走廊里还有不少看戏的此起彼伏的说着“哦!好炫!不过没打中啊。”。

 

“干什么呢?”王杰希握着扫把皱眉看着好像胃疼的张佳乐。“这一地粉笔怎么回事?”

  “快去打死黄少天!”张佳乐气的捂住了胃朝班走。“这里交给你了。”

  而那头黄少天一看对面换成了王杰希,突然觉得倍感轻松。“哈哈哈哈王杰希你要骑着扫帚飞过来吗,你能平稳的站在这里吗?”


  “我倒是挺期待王杰希能把黄少天打一顿的,要不走廊真的就是白扫了。”秦牧云在这头说。

  “但是王杰希的话过去可能有些困难吧。”江波涛看了看还没有干的地面分析了一下形式。

  “是啊,他可是天生的平衡破坏者。”肖时钦说。

  “如果他克服了这一点再使用扫把旋风打一下黄少天顺便来一个清理,那还要什么自行车。”杜明出来看热闹。

  “我们不要自行车。”方士谦站出来说“因为杰希真的不会骑。”


  乔一帆站在班级门口看着卢瀚文欢乐的跑出来递给黄少天一个卷子卷成的长纸筒,而那边他以前的班长正拿着一个扫把和黄少天对立在走廊两头。他突然觉得心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


分班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乔一帆想。


——————


这文标签真难打,我悲伤的想。_(:_